天准科技首次公开发行并在科创板上市的发行价格

6月30日下午,继“科创板第一股”华兴源创(688001)后,睿创微纳(688002)和天准科技(688003)也双双披露其首次公开发行并在科创板上市的发行价格。

睿创微纳和天准科技的发行价格分别为20元/股和25.5元/股,根据每股收益按照2018年度经会计师事务所依据中国会计准则审计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除以本次发行后总股本计算,对应市盈率分别为79.09倍和57.48倍。

作为科创板制度的一项创新,在定价方式上,由窗口指导价改为市场化定价,从而导致两家公司募集资金超出募投项目所需资金。睿创微纳和天准科技如果按照上述价格成功发行,将分别募资达到12亿元和12.34亿元,均超过招股书中披露的募投项目所需的资金额。这意味着两家公司若发行成功,两家公司都将出现市场俗称的超募现象。

发行价均较询价下限折让

公告显示,睿创微纳网下投资者剔除最高报价部分后全部报价的中位数和加权平均数,以及公募产品、社保基金和养老金的报价中位数和加权平均数的孰低值为21.35元/股。20元/股的发行价相对网下投资者报价加权平均数孰低值下调1.35元。

公司所属行业为专用设备制造业,截至2019年6月27日,中证指数有限公司发布的专用设备制造业(C39)最近一个月平均静态市盈率为30.58倍。公司同行业可比公司高德红外(19.200,-0.57,-2.88%)和大立科技(9.570,0.04,0.42%),按照6月27日的静态市盈率则分别达到139.66倍和113.75倍,远高于睿创微纳发行市盈率。

天准科技的定价同样存在折让问题。其剔除最高报价部分后所有网下投资者报价加权平均数为25.61元/股。25.5元/股的发行网下投资者报价平均数孰低值下调0.11元。

公司所在行业为专用设备制造业,截至2019年6月27日,中证指数有限公司发布的行业最近一个月平均静态市盈率为31.26倍。同行业公司中,精测电子(52.520,-2.25,-4.11%)、机器人(15.230,-0.29,-1.87%)、赛腾股份(26.170,2.38,10.00%)和先导智能(33.600,-0.03,-0.09%)按照6月27日股价的静态市盈率分别为50.66倍、67.07倍、44.88倍和36.12倍,平均为49.68倍。

按照询价结果,这两家公司若发行顺利,将双双出现超募现象。其中,睿创微纳的募资规模达到12亿元,根据招股书,公司募投项目资金需求量为4.5亿元。天准科技募资规模将达到12.34亿元,根据招股书,公司募投项目拟投资总额为10亿元。

市场化定价带来超募

在2009年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中国资本市场上,因为市场化定价机制导致的超募现象频现,成为市场各方和舆论关注的焦点,甚至有观点将超募现象视为“洪水猛兽”而抨击市场化发行制度改革。

对于科创板002号和003号两家公司连连出现的超募现象该如何看待?

业内人士认为,超募是市场化发行的必然产物,在市场化发行时代,超募将成为伪命题,最终定价是由市场询价产生,而不是锚定募投项目所需资金而计算出来。

券商有关人士指出,市场化定价是科创板市场化探索的必然,发行环节由市场化定价。市场化询价定价的新游戏规则下,IPO不允许超过23倍市盈率的天花板被打破,网下询价机构基于自身对投资标的的价值判断,给出合理的申报价格,发行人和保荐机构根据询价情况确定发行价格。对于市场各方而言,就要尊重市场形成的价格。

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表示,市场化定价下,不再以拟募投项目所需资金作为标准定价,超募与不足都将是正常的事。

王骥跃介绍,新发行制度下,在询价阶段,询价对象会结合投资价值报告,报出自己的价格,报完价后会出现一个数值区间,即所有报价的平均数和中位数,以及公募基金和社保基金等机构投资者报价的加权平均数和中位数,这四个数构成一个上下数的区间,区间相当于询价的结果,最终,主承销商和发行人根据询价结果来确定价格或累计投标询价的区间。而此次两家公司的发行价也都比上述四个数区间的下限低,剔除高价后认购量80%左右的投资者都认可这个价格。因此,从报价看,还是围绕了投资价值报告的“锚”,报价实际上非常集中。

上海一位券商人士向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对于超募,业内有一定预期,“钱多票少”是目前一个实际存在的现象,由此导致的资金超募可以理解。实际上,此前科创板交易制度的改革,提及前五个交易日没有涨跌幅限制,此后涨跌幅为20%,正是考虑到市场炒作热情可能不会太低,需要加以限制。

同时,该人士也认为,资金超募会对资本市场资源优化配置功能形成挑战,从过往经验看,上市公司资金超募,尤其是严重超募,会导致大量资金被闲置,最终被用于买房买理财。这样一来,一方面会造成原本被寄予厚望的大量资金无法进入到实体经济,造成浪费;另一方面,市场上的资金也会被抽离,对整体市场造成不利影响。

上述业内人士的担忧不无道理。在2009年-2013年那轮超募大潮下,不少公司在大量的超募资金下表现得并不令人满意,并一度引发“圈钱”的担忧,这也是当时市场化发行改革备受诟病的地方。

但也有市场人士认为,与其人为压低发行价格,留给二级市场炒作空间,放任这些资金在市场上兴风作浪,不如将资金通过市场化定价发行导入上市公司。毕竟上市公司作为公众公司,其募集资金将处于严密的监管之下,辅以合理的监管举措,这部分资金更容易导入实体企业,避免资金的脱实向虚。

7月2日如期发行

尽管两家公司都出现了超募现象,市盈率不仅远远突破此前市场主流的23倍市盈率,也远高于科创板第一股华兴源创的40倍的市盈率。但根据公告显示,从定价结果看,该定价低于报价平均水平的孰低值,无须延迟发行。

这也就意味着,7月2日,将出现两只科创板公司同日发行的场景。两家公司的网上网下申购都将于7月2日15:00同时截止。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相关推荐